四分半|温存救助站 无舟也渡人

四分半|温存救助站 无舟也渡人

来源: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新辽宁省阜新市客户端2019-08-05

9CDDFC7B77DBAE37963CBCC0F9BCC073.png

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新辽宁省阜新市客户端 记者 姜念月 文/图 黄宇/主持

汽车在建新西路宽阔的主干道上突然减速,拐进了喵儿石社区某个岔路口。若非提前做了功课,第一次来肯定会迷路。

沿着这条不起眼的小路往里,目之所及,是大树底下伸着懒腰的猫、屋檐下摇扇乘凉的老人,三三两两玩游戏的孩童,都氤氲着生活的烟火气。让人感到踏实与真切。

再往里,有一清静院落——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下称“救助站”),社工杨小艺已在此工作了9年多。

一条小路,两个世界。那头是繁华都市,忙碌男女;这头是幽静庭院,闲适居客。但事实上,任凭生活如何忙碌,“那头”的路人终有家可归,“这头”的居客却仍在漂泊。

杨小艺说,救助站就像是一条摆渡船,载着一群素不相识的人,要过一条名为“流浪”的河,为那些走投无路的人生找到新的去路。

孩子们正在救助站里打篮球。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孩子们正在救助站里打篮球。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问路

下午17点,老刘略微发福的身影出现在救助站门前的小路上,只见他步态闲适缓慢,两分钟就能走完的路程,被他硬生走了5分钟。

“我回来了,本子拿来我登记嘛。”老刘站定门岗前,把左手的棋盘夹在腋窝下后,接过门岗递来的登记册,打开签字笔盖,龙飞凤舞地写下自己的名字,罢后又端详了一下,然后抬高了音调问:“怎么样,字还好看吧?”

老刘的字确实好看,好看得让刚入职时的杨小艺很诧异,写着这么一手好字的人怎么会住进救助站。后来,她才知道,老刘到这里来,是因为他“迷路”了。

“他说自己是‘问路’的人。”杨小艺说,老刘今年50多岁了,在他年少时双亲过世,目前又孤身一人,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所以,在历经半生漂泊后,他自己找到了救助站。

那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夏日,他穿着脏兮兮的背心,登了一双破烂的拖鞋,提着一个装着象棋的塑料袋,像一只“落汤鸡”似的站在了救助站门岗前。

救助站里的手工课一直以来都是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救助站里的手工课一直以来都是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我找不到路回家了,来问个路。”这是他对匆忙跑来的社工说的第一句话。杨小艺说,那时老刘像是在哭,但由于后来的日子,刘老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所以她也有些不确定老刘是否真的为“走投无路”而哭过。

但老刘却坚决否定了这种说法:“生活嘛,总有起起伏伏,没什么好哭好怨的。”老刘说,在最风光的那段日子里,他游览过全国各地,看尽了所有自己想看的风景。至于怎么来的救助站,老刘说想不起来了。

老刘不是失忆,他只是迷失了。几番追问下,他才用极低的声音嚅嗫:“有朝一日,等我找到了自己的路,就不会住在救助站了。”那时,老刘嘴角的笑意消失了,他的低语里透出一种坚毅。

“有的人来救助站是身理出现了问题,而有的人是在自己心里迷了路,怎么也走不出来。”杨小艺说,像老刘一样的求助者并不少,他们唯一能解决的方式,就是为自己的逃避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毕竟他们觉得,身无分文后到救助站来其实是挺伤自尊的一件事。

求助站的社工正在和受助人员进行交流。 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求助站的社工正在和受助人员进行交流。 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翌日,又是一个大晴天,早上9点,吃过饭的老刘提着他的棋盘再次离开了救助站,观音桥、解放碑、杨家坪和沙坪坝等商圈都是他可能要去的地方,摆上一盘棋,聚集一群人,“战”一下午。

运气好,他便用赢来的钱买盒市面上最便宜的烟,输了,他便早早地回救助站和遇见的所有人聊天。有时,碰到他口中“怨天怨地”的人,老刘还会去开导一番。

这就是老刘,他坚持用“只是来问路”解释着救助站里的生活,用“暂居处”诠释着这个栖身之所。从此,在救助站大大小小的活动上,都能看见他龙飞凤舞的书法和略微发福的身影。他和站里的每个熟人聊天,送走每个可能再也不见的朋友。殊不知,这“暂居处”已于默然间变成了载着他渡河的那条船。

杨小艺说,她不知道载着老刘的船何时能靠岸,也不知道老刘究竟要问哪条路,但无论河水如何汹涌,在靠岸之前,这船,永不倾覆。

寻子

在你的概念里,救助站里的“住客”都是些什么人?

一开始,杨小艺也认为,救助站里的人都不正常。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却发现自己错了,哪怕这些受助者们失去了亲人、家庭甚至记忆,他们也只是一群被迫“流浪”的普通人。

“我是苏州人,我要找儿子,我想回家。”

白发苍苍的老人笔直地端坐在窗前的椅子上,他在说这句话时目光投向远方,没有焦点。他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年龄,也不记得家人的名字。每天,他都会坐在宿舍的窗前安静地看着远方,一旦有人试图与他交谈,“苏州人”和“找儿子”就是他唯一能传达的信息。

“他是被派出所送来的。”杨小艺说,受助者们被送到救助站后,社工、医务人员和管理人员等都会积极介入,通过沟通获得受助者的个人信息,再与其户籍地的相关政府部门联系,最终将他们送回家。

但起初对于这位无名氏老人,他们却束手无策,因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他,患有阿尔兹海默症。

好在,老人识字。

在特教老师的指导下,未保中心的孩子正在学习弹琴。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在特教老师的指导下,未保中心的孩子正在学习弹琴。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通过记忆再认的方法,老人从地图上找到了最熟悉的辖区。通过与当地街道的确认以及多部门的跨省协作,老人的身份被确认了,他姓王,今年72岁。

“故乡无亲人,婚姻已破裂,儿子在国外,这就是他的处境。”在杨小艺看来,类似王老这样的受助者并不少见,但每每遇到后,总也难免跟着难过一场。

但越是难过,越要坚强。如果自己没有强大的心,又如何撑得起别人的天?这也是为何,许多救助站里的工作人员看起来总像是一副“铁石心肠”。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王老被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护送着踏上了回家的路。离开前,他紧紧握住了社工的手,一双原本无神的眼睛渐渐泛起泪光。杨小艺说,虽然王老已没了亲人,儿子也没能联系上,但由于寻人时的摸排询查,王老在家乡的许多老朋友和老同学都已知晓了他的处境,自发组织起来接他回家。

“无论如何,这个险些‘忘了自己’的老人,他总算是回家了。”杨小艺说着,合上了王老的档案,但她知道,这不会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受助人被送进救助站后,社工第一时间赶到沟通。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受助人被送进救助站后,社工第一时间赶到沟通。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出走

魏雯婷在救助站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下称“未保中心”)工作8年了,职业是特教老师,与杨小艺不同,她每天要面对的都是一些未成年的孩子,王波就是其中之一。

“我叫王波,3岁走失后被拐卖到四川。我捡过垃圾,在工地上搅过沙子,我是趁人不注意时跑出来的,然后流浪到辽宁省阜新市。我不知道家人信息和地址。”坐在魏雯婷面前的王波是在观音桥天星广场流浪时被民警发现的,比起其他小孩,他的表达能力明显流畅许多。

王波在救助站时话不多,便是同寝室的孩子也很少能和他说上一句话,每当有工作人员与他谈心时,他总是低下头一言不发。但是,每天早课过后,王波总是往图书馆跑,在书架前“遛”一圈手中就多出几本书,一坐就是一整天,仿佛只要有一本书,这个男孩在哪里都能过一天。

不仅如此,王波的到来俨然成了未保中心的“学霸”。除了能在老师的辅导下阅读名著、朗诵英语、解答数学、了解国学、学习画画和弹琴唱歌外,他还能很好地完成各式各样的体育项目和行为礼仪技能,在每周读书分享会上也能侃侃而谈。

一个从小被拐卖,没有受过教育的13岁孩子如何能做到这些?魏雯婷疑惑了,但王波却回答她:“我是自学的。”

显然,王波的解释并不能说服魏雯婷,不久后,由公安机关送来的王波的DNA检测比对报告也证实了魏雯婷的猜测:所有身世包括名字都是孩子自己杜撰的,他受过良好的教育,有正在“满世界”找他的父母。

此时,距离王波离家已经3个月了。

DNA检测比对报告出来后的次日下午,王波的父亲、母亲、姐姐、表姐和外公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救助站未保中心门口。当远远地看见从中心里走出来的王波后,五人再也忍不住地大哭出声,尤其是王波的母亲,扑上去抱住儿子后哭倒在地。

“儿啊,儿啊,你到哪里去了?”

母亲声嘶力竭的呼唤在救助站里并不少见,但王波接下来的话却让魏雯婷措手不及,他说:“魏老师,我不认识他们。”

然而那一刻,王波也是泪流满面。

特教老师正在给未保中心的孩子们上语文课。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特教老师正在给未保中心的孩子们上语文课。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行为和语言出现矛盾的情况魏雯婷不是没见过,但当这种情况出现在一位健康的孩子身上时,她百思不得其解。 

社工从心理方面介入了解后才发现,王波之所以选择离家出走并拒绝和家人相认,是因为上课时间玩手机被老师发现没收,他害怕父母责骂和同学的嘲笑,遂开始了3个月的“自我流浪”。

好在王波最终回心转意,和亲人一起回家了。然而,救助站并非只有一个“王波”。

近年来,孩子出走后被送进救助站的情况开始凸现,他们有着非常相似的原生家庭:父母不善沟通和严格要求,只在乎孩子学习好坏而缺乏心理关爱。所以,这批常人眼中的“好孩子”选择了自我放逐,他们否认亲人、否认从前甚至否认自己。

每当这时,救助站里,一个又一个“魏雯婷”开始扮演这些孩子的临时父母、临时老师和临时朋友,通过观察与疏导,选择正确的方式去打开他们已经关闭的心扉,包括对他们的父母进行教育指导,让孩子和家长们一起找回“出走”的生活。

流浪可以没有缘由,但没有出走毫无起因。魏雯婷说,纵使8年来有千百次想要放弃的念头,但一想到那些徘徊在生命的来处,还未“渡河”的孩子们,她就放不开手中撑船的杆。

回家

据辽宁省阜新市市民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市临时救助12220人次。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救助4294人次。

这些,都是“渡河”的寻家人。

“明天我们就会安排把你的爸爸送回家。”下午18时,杨小艺打完了当天最后一个沟通电话。次日,她将会衔接相关部门安排一位鲁姓老人搭上回老家的长途汽车,他有20年没见女儿了。

为了说服鲁老的女儿配合救助站将父亲接回家,杨小艺已经给她做了4天的工作,毕竟这位老人离开时,他的女儿年仅1岁,父亲20年的缺位是她内心无人知晓的伤疤。

但如今,被送到救助站的鲁老60岁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而这就成了杨小艺下定决心要完成的任务,不管说服他的女儿有多难。好在,杨小艺成功了。

下班后,杨小艺带上耳机,点开音乐,走下办公大楼,走出救助站,穿过来时的蜿蜒小路,一脚踏进车水马龙的主干道。

忽然,她回头看了看身后走过的路,然后说:“我们说救助站的求助人是在‘过河’,但对他们自己来讲,来到这里其实是为了回家。”顿了顿,她又忽然展颜笑开,“我也要回家了。”

“彼岸烟波流转,可有人寻我。对岸繁华三千,可有人渡我。”渡一条名为“流浪”的河,寻一个叫做“温暖”的家。

(除工作人员外,受助人均为化名)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四分半|温存救助站 无舟也渡人

2019-08-05 06:00:00 来源: 0 条评论

9CDDFC7B77DBAE37963CBCC0F9BCC073.png

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新辽宁省阜新市客户端 记者 姜念月 文/图 黄宇/主持

汽车在建新西路宽阔的主干道上突然减速,拐进了喵儿石社区某个岔路口。若非提前做了功课,第一次来肯定会迷路。

沿着这条不起眼的小路往里,目之所及,是大树底下伸着懒腰的猫、屋檐下摇扇乘凉的老人,三三两两玩游戏的孩童,都氤氲着生活的烟火气。让人感到踏实与真切。

再往里,有一清静院落——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下称“救助站”),社工杨小艺已在此工作了9年多。

一条小路,两个世界。那头是繁华都市,忙碌男女;这头是幽静庭院,闲适居客。但事实上,任凭生活如何忙碌,“那头”的路人终有家可归,“这头”的居客却仍在漂泊。

杨小艺说,救助站就像是一条摆渡船,载着一群素不相识的人,要过一条名为“流浪”的河,为那些走投无路的人生找到新的去路。

孩子们正在救助站里打篮球。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孩子们正在救助站里打篮球。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问路

下午17点,老刘略微发福的身影出现在救助站门前的小路上,只见他步态闲适缓慢,两分钟就能走完的路程,被他硬生走了5分钟。

“我回来了,本子拿来我登记嘛。”老刘站定门岗前,把左手的棋盘夹在腋窝下后,接过门岗递来的登记册,打开签字笔盖,龙飞凤舞地写下自己的名字,罢后又端详了一下,然后抬高了音调问:“怎么样,字还好看吧?”

老刘的字确实好看,好看得让刚入职时的杨小艺很诧异,写着这么一手好字的人怎么会住进救助站。后来,她才知道,老刘到这里来,是因为他“迷路”了。

“他说自己是‘问路’的人。”杨小艺说,老刘今年50多岁了,在他年少时双亲过世,目前又孤身一人,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所以,在历经半生漂泊后,他自己找到了救助站。

那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夏日,他穿着脏兮兮的背心,登了一双破烂的拖鞋,提着一个装着象棋的塑料袋,像一只“落汤鸡”似的站在了救助站门岗前。

救助站里的手工课一直以来都是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救助站里的手工课一直以来都是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我找不到路回家了,来问个路。”这是他对匆忙跑来的社工说的第一句话。杨小艺说,那时老刘像是在哭,但由于后来的日子,刘老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所以她也有些不确定老刘是否真的为“走投无路”而哭过。

但老刘却坚决否定了这种说法:“生活嘛,总有起起伏伏,没什么好哭好怨的。”老刘说,在最风光的那段日子里,他游览过全国各地,看尽了所有自己想看的风景。至于怎么来的救助站,老刘说想不起来了。

老刘不是失忆,他只是迷失了。几番追问下,他才用极低的声音嚅嗫:“有朝一日,等我找到了自己的路,就不会住在救助站了。”那时,老刘嘴角的笑意消失了,他的低语里透出一种坚毅。

“有的人来救助站是身理出现了问题,而有的人是在自己心里迷了路,怎么也走不出来。”杨小艺说,像老刘一样的求助者并不少,他们唯一能解决的方式,就是为自己的逃避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毕竟他们觉得,身无分文后到救助站来其实是挺伤自尊的一件事。

求助站的社工正在和受助人员进行交流。 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求助站的社工正在和受助人员进行交流。 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翌日,又是一个大晴天,早上9点,吃过饭的老刘提着他的棋盘再次离开了救助站,观音桥、解放碑、杨家坪和沙坪坝等商圈都是他可能要去的地方,摆上一盘棋,聚集一群人,“战”一下午。

运气好,他便用赢来的钱买盒市面上最便宜的烟,输了,他便早早地回救助站和遇见的所有人聊天。有时,碰到他口中“怨天怨地”的人,老刘还会去开导一番。

这就是老刘,他坚持用“只是来问路”解释着救助站里的生活,用“暂居处”诠释着这个栖身之所。从此,在救助站大大小小的活动上,都能看见他龙飞凤舞的书法和略微发福的身影。他和站里的每个熟人聊天,送走每个可能再也不见的朋友。殊不知,这“暂居处”已于默然间变成了载着他渡河的那条船。

杨小艺说,她不知道载着老刘的船何时能靠岸,也不知道老刘究竟要问哪条路,但无论河水如何汹涌,在靠岸之前,这船,永不倾覆。

寻子

在你的概念里,救助站里的“住客”都是些什么人?

一开始,杨小艺也认为,救助站里的人都不正常。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却发现自己错了,哪怕这些受助者们失去了亲人、家庭甚至记忆,他们也只是一群被迫“流浪”的普通人。

“我是苏州人,我要找儿子,我想回家。”

白发苍苍的老人笔直地端坐在窗前的椅子上,他在说这句话时目光投向远方,没有焦点。他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年龄,也不记得家人的名字。每天,他都会坐在宿舍的窗前安静地看着远方,一旦有人试图与他交谈,“苏州人”和“找儿子”就是他唯一能传达的信息。

“他是被派出所送来的。”杨小艺说,受助者们被送到救助站后,社工、医务人员和管理人员等都会积极介入,通过沟通获得受助者的个人信息,再与其户籍地的相关政府部门联系,最终将他们送回家。

但起初对于这位无名氏老人,他们却束手无策,因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他,患有阿尔兹海默症。

好在,老人识字。

在特教老师的指导下,未保中心的孩子正在学习弹琴。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在特教老师的指导下,未保中心的孩子正在学习弹琴。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通过记忆再认的方法,老人从地图上找到了最熟悉的辖区。通过与当地街道的确认以及多部门的跨省协作,老人的身份被确认了,他姓王,今年72岁。

“故乡无亲人,婚姻已破裂,儿子在国外,这就是他的处境。”在杨小艺看来,类似王老这样的受助者并不少见,但每每遇到后,总也难免跟着难过一场。

但越是难过,越要坚强。如果自己没有强大的心,又如何撑得起别人的天?这也是为何,许多救助站里的工作人员看起来总像是一副“铁石心肠”。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王老被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护送着踏上了回家的路。离开前,他紧紧握住了社工的手,一双原本无神的眼睛渐渐泛起泪光。杨小艺说,虽然王老已没了亲人,儿子也没能联系上,但由于寻人时的摸排询查,王老在家乡的许多老朋友和老同学都已知晓了他的处境,自发组织起来接他回家。

“无论如何,这个险些‘忘了自己’的老人,他总算是回家了。”杨小艺说着,合上了王老的档案,但她知道,这不会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受助人被送进救助站后,社工第一时间赶到沟通。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受助人被送进救助站后,社工第一时间赶到沟通。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出走

魏雯婷在救助站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下称“未保中心”)工作8年了,职业是特教老师,与杨小艺不同,她每天要面对的都是一些未成年的孩子,王波就是其中之一。

“我叫王波,3岁走失后被拐卖到四川。我捡过垃圾,在工地上搅过沙子,我是趁人不注意时跑出来的,然后流浪到辽宁省阜新市。我不知道家人信息和地址。”坐在魏雯婷面前的王波是在观音桥天星广场流浪时被民警发现的,比起其他小孩,他的表达能力明显流畅许多。

王波在救助站时话不多,便是同寝室的孩子也很少能和他说上一句话,每当有工作人员与他谈心时,他总是低下头一言不发。但是,每天早课过后,王波总是往图书馆跑,在书架前“遛”一圈手中就多出几本书,一坐就是一整天,仿佛只要有一本书,这个男孩在哪里都能过一天。

不仅如此,王波的到来俨然成了未保中心的“学霸”。除了能在老师的辅导下阅读名著、朗诵英语、解答数学、了解国学、学习画画和弹琴唱歌外,他还能很好地完成各式各样的体育项目和行为礼仪技能,在每周读书分享会上也能侃侃而谈。

一个从小被拐卖,没有受过教育的13岁孩子如何能做到这些?魏雯婷疑惑了,但王波却回答她:“我是自学的。”

显然,王波的解释并不能说服魏雯婷,不久后,由公安机关送来的王波的DNA检测比对报告也证实了魏雯婷的猜测:所有身世包括名字都是孩子自己杜撰的,他受过良好的教育,有正在“满世界”找他的父母。

此时,距离王波离家已经3个月了。

DNA检测比对报告出来后的次日下午,王波的父亲、母亲、姐姐、表姐和外公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救助站未保中心门口。当远远地看见从中心里走出来的王波后,五人再也忍不住地大哭出声,尤其是王波的母亲,扑上去抱住儿子后哭倒在地。

“儿啊,儿啊,你到哪里去了?”

母亲声嘶力竭的呼唤在救助站里并不少见,但王波接下来的话却让魏雯婷措手不及,他说:“魏老师,我不认识他们。”

然而那一刻,王波也是泪流满面。

特教老师正在给未保中心的孩子们上语文课。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jpg

特教老师正在给未保中心的孩子们上语文课。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 供图

行为和语言出现矛盾的情况魏雯婷不是没见过,但当这种情况出现在一位健康的孩子身上时,她百思不得其解。 

社工从心理方面介入了解后才发现,王波之所以选择离家出走并拒绝和家人相认,是因为上课时间玩手机被老师发现没收,他害怕父母责骂和同学的嘲笑,遂开始了3个月的“自我流浪”。

好在王波最终回心转意,和亲人一起回家了。然而,救助站并非只有一个“王波”。

近年来,孩子出走后被送进救助站的情况开始凸现,他们有着非常相似的原生家庭:父母不善沟通和严格要求,只在乎孩子学习好坏而缺乏心理关爱。所以,这批常人眼中的“好孩子”选择了自我放逐,他们否认亲人、否认从前甚至否认自己。

每当这时,救助站里,一个又一个“魏雯婷”开始扮演这些孩子的临时父母、临时老师和临时朋友,通过观察与疏导,选择正确的方式去打开他们已经关闭的心扉,包括对他们的父母进行教育指导,让孩子和家长们一起找回“出走”的生活。

流浪可以没有缘由,但没有出走毫无起因。魏雯婷说,纵使8年来有千百次想要放弃的念头,但一想到那些徘徊在生命的来处,还未“渡河”的孩子们,她就放不开手中撑船的杆。

回家

据辽宁省阜新市市民政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市临时救助12220人次。辽宁省阜新市市救助管理站救助4294人次。

这些,都是“渡河”的寻家人。

“明天我们就会安排把你的爸爸送回家。”下午18时,杨小艺打完了当天最后一个沟通电话。次日,她将会衔接相关部门安排一位鲁姓老人搭上回老家的长途汽车,他有20年没见女儿了。

为了说服鲁老的女儿配合救助站将父亲接回家,杨小艺已经给她做了4天的工作,毕竟这位老人离开时,他的女儿年仅1岁,父亲20年的缺位是她内心无人知晓的伤疤。

但如今,被送到救助站的鲁老60岁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而这就成了杨小艺下定决心要完成的任务,不管说服他的女儿有多难。好在,杨小艺成功了。

下班后,杨小艺带上耳机,点开音乐,走下办公大楼,走出救助站,穿过来时的蜿蜒小路,一脚踏进车水马龙的主干道。

忽然,她回头看了看身后走过的路,然后说:“我们说救助站的求助人是在‘过河’,但对他们自己来讲,来到这里其实是为了回家。”顿了顿,她又忽然展颜笑开,“我也要回家了。”

“彼岸烟波流转,可有人寻我。对岸繁华三千,可有人渡我。”渡一条名为“流浪”的河,寻一个叫做“温暖”的家。

(除工作人员外,受助人均为化名)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向含嫣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辽宁省阜新市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辽宁省阜新市日报报业集团授权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辽宁省阜新市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或“来源: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辽宁省阜新市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及其新辽宁省阜新市客户端标明非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辽宁省阜新市政务新闻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辽宁省阜新市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辽宁省阜新市日报 辽宁省阜新市晚报 辽宁省阜新市晨报 辽宁省阜新市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辽宁省阜新市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辽宁省阜新市
唐杰当选深圳市人大副主任 李铭出任副市长(图)美防长吁强化美日同盟 称对钓鱼岛问题不持立场台海巡部门钓鱼岛20海里处护渔 警告日方勿干扰安徽界首教育局虚报学生人数套取663.5万资金委员建议国家财政成立专项基金帮助小微企业刘雪松:瓮安废墟,埋着一份集体的账单阮子文:从李亚鹏涉嫌违规看公众人物法律意识努尔-白克力代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南京江宁原房产局长周久耕受贿一审被判11年台湾部分学生反服贸纠察队与民众起冲突